logo
康康乐乐

心理健康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> 保健园地 >> 心理健康 >> 新闻内容

每一位抑郁症孩子,都有无法承受的痛苦

发布日期:2020/11/3    选择字号:   

夜色里,一对老夫妇搀扶着一位少女来到河南儿童医院东三街医院急诊科,见到医生便说:“快救救我孙女,她要自杀,吃了好多药!”

据两位老人描述,他们的孙女正在上初中,早些时候被诊断患有抑郁症,一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,并进行药物治疗。虽如此,孙女依然没有太多好转,多次表现出自杀倾向。这次是爷爷观察到她身体颤抖、头晕、腹痛,逼问之下才得知她一口气吃了大量抗抑郁药。

医生将少女紧急转至重症监护室,对其进行洗胃、脏器保护,医护人员不间断监护,终于从死神手中把少女“抢”了回来。

东三街急重症医学科主任宋春兰十分关心少女的心理情况,一天下午,她来到少女身旁,和她攀谈起来。


少女在家中排行老大,下面还有一对弟弟妹妹,父母经商,常年在外,她就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


在她脑海中,父母只是在少数时间点偶尔出现一会儿,比如过年、比如弟弟妹妹过生日、比如自己因为学习不好被叫家长……


她的成绩并不理想,父母对此十分愤怒,经常责骂、甚至动手,但这对她的学习并没有太多帮助。已经上初二的她,每次考试依然在班中排倒数。


老师一开始还对她严加管教,开小灶、请家长,却无济于事,就渐渐地开始疏远了。


少女虽然无心学习,但对绘画情有独钟,一直想找个老师正式学习。这时,父母出现了,果断地让她放弃这条路,双方为此争执许久。爷爷奶奶心疼孙女,偷偷给她报了课外班,不料却被发现,少女又受了几顿劈头盖脸的责骂,课外班也被退了。


说到这里,少女向宋春兰扬了扬手臂,露出手腕上歪歪斜斜数条刀痕。“你知道吗,想自杀的时候,真的一点也感觉不到疼。”


“你有没有要好的小伙伴?心里憋得难受,可以跟别人说出来啊。”


“对啊,确实有吧。班上有个跟我一样的,我们真是无话不谈。”少女干笑了几声。“她也很痛苦,所以这次我们约着一起。可我刚刚知道,她回家就害怕了,跟家里人说了,我还当她是最信任的人……”


少女顿了顿,说道:“这个世界没什么值得我留恋了。”


午后的阳光穿过玻璃透进病房,照得人有些睁不开眼,宋春兰却感觉不到温暖——我们能救她一次,还有机会再救她第二次吗?

抑郁症是抑郁障碍的一种典型情况,它以显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为主要特征,部分患者有存在自伤、自杀行为,可伴有妄想、幻觉等精神病性症状,严重时可能发生抑郁性木僵,可表现为面部表情固定、对刺激缺乏反应、话少甚至不言语、少动甚至不动等。


河南省儿童医院儿童保健科专家叶蓓表示,因抑郁症状来到心理门诊咨询的儿童呈增多趋势,以青春期儿童最为常见。值得注意的一点是,很多患儿是自发前来就诊的,家长仅在旁陪同,对孩子的症状也不关心、不清楚或者难以开口。


其实,抑郁症是一种临床治愈率较高的疾病,但由于社会认识不足,许多人往往将抑郁症或抑郁障碍与简单的情绪低落划等号,导致坚持接受正规治疗的患者较少。


情绪低落是抑郁症最典型的表现之一,不过,抑郁症不仅仅是情绪低落那么简单。


首先,普通人的情绪低落往往是有原因的、单向的、一过性的。比如看到悲伤的电影,这种情绪可能只持续一会,也许走出电影院,就走出故事情境了。


抑郁症患者却不然,他们的情绪低落未必有原因。早晨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便郁郁寡欢,通常会反复,到晚上稍微缓解,第二天早晨再次出现——几乎每天如此。


因此抑郁症的确诊和治疗都必须由专业人士完成。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疾病,必须严肃对待。只要做到早发现、早诊断、早治疗,尤其是要早期识别出这些患者,可以帮助他们走出心灵困境,甚至挽救他们的生命。

 友情链接: 中国医院协会 中国医院协会儿童医院管理分会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 河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郑州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郑州大学